www.zhuqinqin.xyz
Advertisement

让妇女主任帮着生儿子

北方的冬季寒风瑟瑟,街上没有几个行人,路旁早已枯败的野草、树叶被风卷的到处跑。 乡里的计划生育管理人员又来到了永平村,村里负责计划生育的妇女主任是栓鱼的老婆桂兰。 桂兰带着乡里的人来到二柱子家,他家的两扇大门仍然像女人的逼一样紧闭着,锈迹斑斑的大铁锁挂在门上犹如大号的。 桂兰对乡里的人说看来二柱子还是没回家,不知道他把老婆弄哪个旮旯里生孩子去了,都生了两个丫头了还要生,我看就算把他家婆娘的逼日出老茧来,也生不出个儿子。 "话一说完,她和乡里的检查人员都笑了。 乡下人,说话就这么粗鲁,就算是乡干部也一样。 "桂兰下令,治安主任把二柱子家的锁给撬了,他们找来钢钎和铁钳,很快门被撬开了,院子里地面散落着被风吹断的树枝和一层鸟粪,显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人居住了。 看到这光景,桂兰只好带着乡计生站的人去了下一家。

二柱子前头已经生了两个女儿,在"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 "的传统思想影响下,重男轻女现象在农村根深蒂固,计划生育就与多数人的传统意识造成矛盾冲突。 为了能生个儿子,二柱子带着老婆躲出去了,生不出儿子,他是不打算回家了。

晚上,二柱子的老父被乡里的带走,原因自然就是他的儿媳妇不结扎。 用桂兰的话说,"只要你儿子的鸡巴还能在你儿媳妇的逼里日出孩子来,你就甭想回来。 "二柱子他爹,脸上愁云密布,"俺这一辈子都是老实人,从来没做啥违法乱纪的事,你们就放了我吧,出去了把俺阉了也行。 "桂兰大笑"割你的老鸡巴? 开什么玩笑,你儿媳妇的那个洞又不给你插,割了你有啥用? 你就是老和尚的鸡巴,永远也插不到女人的洞洞里"众人大笑。

二柱子是一个孝顺的儿子,从不去招惹父亲生气。 很快,亲戚传话给他,他知道了父亲被计生站抓走的消息。 这一夜他失眠了,忍不住流下了泪水。

躺在二柱子身边的媳妇小玲,内心也很憋屈,谁让自己没有给丈夫生一个带把的传宗接代呢,要不还会沦落这种地步? 天天生怕被人带走,把自己脱光衣服扎给结了。 难过归难过,她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安慰二柱子。

小玲把衣服脱的光光的,把农村妇女特有的大、大屁股送到二柱子的面前,来吧二柱子,你好好的日我一晚上,如果今晚怀不上孩子,我就去医院把扎结了。 二柱子没说话,只是迅速的把自己的衣服脱光,伸手去揉捏媳妇小玲的那巨大的。

小玲屁股大,也大,最让二柱子喜欢的是,小玲的奶头也特别大,跟鹌鹑蛋似的。 乳晕更是暗红色的一片盖住了半个乳房。

柱子把小玲抱在怀里,狠狠的亲着,疯狂的咬着。 从小玲的耳朵跟,咬到了脖子,又从脖子要到,在小玲的身上留下一排排的牙印,像是发泄一样,小玲也觉得这样的咬噬很舒服,不由的发出了大声的呻吟,之后二柱子顺着她的往下摸,大手来到了阴道口,他抓着小玲的揉弄,并把手指放在两个如馒头般肥厚的阴唇上来回拉动,把小玲的叫声更大了,身子来回扭着,随着扭动,那大白屁股晃来晃去的, 把二柱子晃的鸡巴涨的更大了。

接着深入一步,二柱子把食指,放在小玲的逼缝上,略微使劲,是手指肚接触到小玲的,这样只拉动了两下,小玲阴道里流出的就粘满了手指,放在并顺着手指,流入掌心,二柱子赶紧把沾满的手放进嘴里,贪婪的舔着,像吃什么极品没味一样,嘴巴叭叭响,全部咽了下去,然后又去扣,接着再吃。

这样扣了几次,小玲已经舒服的有些颤抖了,二柱子一看差不多了,赶紧让小玲趴下,她抓着那两半大白屁股,把黝黑粗大的鸡巴对准泛着的阴道插了进去,一插到底,小玲哎要一声,差点胳膊腿发软贴到炕上。

他一只手捏着小玲的一边大屁股,一下一下狠狠的插起来,每次都连根莫入一插插到底,拔出的时候只留一个尖在里面,随着他的插动,小玲逼里的鲜肉的膣肉都被粗大的带着翻出,然后又随着卷入。

的速读越来越快,二柱子抓小玲屁股的手也越抓越有劲,他抓着那肥厚的屁股,使劲向两边分开,由于使劲往两边抓的幅度越来越大,把小玲的都分开了,暗红色的肛门往外翻出一部分,二柱子看这那微微张开的肛门,更加兴奋了,他好想把鸡巴小玲的肛门里,可又不能,因为现在他必须充分的刺激小玲的阴道,以期待能日出一个儿子,让家里添个带把儿的。

小玲使劲顶了几次之后,浑身紧绷,"啊啊...... 啊啊啊......"狂叫不止,"二柱子,使劲日,快...... 啊...... 我要出来了,要高潮了,你准备好射进去啊......"二柱子依旧不说话,这是他也不能说话分神,所能作的是最大限度的加快速读,用行动回答小玲,在小玲痉挛的一霎那,他也到了高潮,把粗大的鸡巴死死的顶在小玲的阴道里,阴囊紧缩,精关打开,一股股的精子如山洪爆发一样涌了出来,烫的小玲整个身子趴在炕上舒服的狂喊! 同时她的阴道筋肉开始不由自主的收缩蠕动,紧紧的吸着那粗大的鸡巴,释放出强大的,这一出她算彻底的瘫软了,只大声的喘息着。

二柱子就这样堵着小玲的阴道口,昏昏沈沈的睡着了,一直到第二天才醒。

无奈的是过了几天,小玲没有怀孕的迹象,气的二柱子大骂,晚上费了那么大劲,白日你了,那么折腾也没折腾上孩子,我还想着,一旦你怀了孕,那就让我去做手术,这样还能赌最后一把,可你那逼也太不争气了。 "只把小玲骂的眼泪汪汪的。

没办法,二柱子带小玲回到村里,由桂兰和乡里人带着去县医院做了手术。 小玲手术后,二柱子的爹也被放回了家。

打这里开始,二柱子见到桂兰就恨的牙痒痒,看她每天扭着那浑圆的小屁股,挺着大满村跑,查看各家妇女的怀孕情况,他心里就生气。 暗自发誓,"我非把这女人收拾了不行,就是这死娘们还得我不能生儿子。 "桂兰是老村长的女儿,她有两个哥哥,都在城里安家落户了,老村长身边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桂兰从小就娇小秀气,老村长也格外疼她,老村长退休后就推荐小兰做了村里的妇女主任,主管计划生育。 并招了个上门女婿栓鱼,这栓鱼是个老实人,自从到了老村长家和桂兰结了婚,就跟长工一样被呼来喝去的。

二柱子打定主意报复桂兰之后,就一直暗中注意桂兰的行踪,一个月之后,他终于找到了机会,栓鱼家有事,会他自己父母那边去了,老村长感冒。 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,桂兰背着竹筐上了山,她得给牛去割草。

桂兰背着竹筐,哼着歌曲就进了山,她完全没有注意都身后的不远处有一双仇恨的眼睛盯着她。 只割了几下草,桂兰就觉得手有些疼,轻声的嘟囔着,"想我桂兰,也来割草真是笑话,这种粗活那是我这样的大小姐干的,都怪那死栓鱼,好好的这时候回家。 "嘟囔完之后,桂兰把竹筐往地上一放,她突然有了尿意,左右看看了没人,她就蹲在路边开始撒尿。 山里的农村人可没那么将就,想上厕所的时候,找个没人的地方就地解决。

  桂蘭脫下褲子,露出白嫩渾圓的翹屁股,蹲下身子,嘩啦啦的就開始放水。正在她尿的舒暢無比酣暢淋漓的時候,突然二柱子出現在了她的面前。嚇得桂蘭尿了一半的尿,又憋了回去,由於沖忙提褲子還尿到褲子上不少。

  ”二柱子,你……你要幹什麼?老實的給我站在那裡,不然我告你強姦婦女,非把你抓起來不可。“她雖然害怕,但也沒忘了,威脅二柱子。

  二柱子紅著眼睛一聲冷笑,”呵呵,告我啊,你他媽的告我啊,抓我又怎麼了,老子今天本就打算弄死你的。“說著他從後腰上拔出了砍柴刀。

  ”別……別過來,再再過來我要喊人了。“”喊啊。你媽逼的喊啊,我剛在這附近轉了一圈,這裡根本就有沒有一個人影。你他媽的害的我不能繼續生兒子,逼著我老婆去結紮,抓我爹去蹲號子,你做這些壞事的時候沒考慮過會遭報應吧?嗯!“二柱子走進一步繼續說,”我本打算,一刀把你砍了,隨便找個地方一埋,你桂蘭就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,這荒山野嶺的少個人很正常,沒人過問,最多你爹給你報個人口失蹤。不過呢,我剛剛看你撒尿那屁股還真白,那肉真嫩,你這細腰、水靈、逼紅潤的,在咱這村裡也算上漂亮娘們了,我二柱子還真捨不得殺你,你結婚時間也不短了,可栓魚愣是沒在你的逼裏播上種子,今天我就替他把播種的活幹了,讓你這騷逼娘們給我生個兒子。“說完之後,二柱子就上前捏桂蘭的大乳房。嚇的桂蘭啊……的一聲大叫,雙手趕緊去捂胸,這一捂胸不要緊,褲子嘩啦就掉在了地上,剛剛二柱子出現,她根本沒來得及系腰帶,是用雙手提著褲子的。桂蘭的褲子一掉,她白花花的大腿,肥嫩還滴著尿的逼就一覽無餘的展現在了二柱子面前。

  桂蘭發現下面曝光,又想要彎腰提褲子,二柱子把刀抵在了她的胸口上,嚇的桂蘭一動也不敢動了,她渾身顫抖,一改往日的威風架勢,轉而祈求二柱子,”柱子哥,你饒了我吧,我以後再也不幹婦女主任了,求你了!“”求我?求我有什麼用?我老婆已經被做了手術,孩子再也不能生了,要我放過你也行,你得給我家生個兒子。“說著二柱子左手手已伸到桂蘭的大腿間,手指撥開她肥厚的陰唇,”你她媽的還真夠騷,沒穿內褲啊。“桂蘭一句話也不敢說,任由二柱子亂摸亂扣,二柱子將手指伸到她的陰道口,扣了幾下,把手拿回來,放在鼻子下聞了聞,一股尿臊味撲鼻而來。看二柱子這樣桂蘭又羞又怕,又覺得有種說不出的刺激,待二柱子有扣了幾下之後,她的陰道內裏已濕了一片,二柱子又用手指沾了一手她的愛液,縮回手,舔桂蘭分泌的液體,顯然這次他比較滿意。

  桂蘭盯著二柱子的刀,一下也不敢掙紮,只是渾身顫抖,不知道是害怕還是刺激。二柱子見桂蘭也不反抗,索性撕下她的上衣,把她剝了個精光,把到插在地上,一隻手拖著桂蘭彈性十足的大奶子,送進嘴裡吸著,一隻手繼續扣弄她的陰道,並不是以牙咬扯著她的乳頭和嫩肉。桂蘭竟然閉上眼睛,看上去很享受,並輕輕哼出了聲。

  揉弄了一會,二柱子似乎受不了了,他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自己脫光了,那根粗大黑亮的陰莖,猛然彈出,暴露在了桂蘭眼前,桂蘭見到二柱子的那麼大的陰莖,驚呼出了聲。”天啊,怎麼那麼大?“二柱子冷笑,”知道我上面沒有哥哥,為啥還叫二柱子嗎?老子一出生雞巴大,而且是翹著的,就跟一根柱子一樣,我爹乾脆就喊我二柱子,今天我就讓你嘗嘗這大雞吧的滋味,可惜讓你這騷貨害的,我愣是沒有兒子,要是我有了兒子估計雞巴也得這麼大。“說完他的臉上又露出了仇恨的表情。

  從小到大,桂蘭那見過那麼大的雞巴,她小時候偷看過她爹的雞巴,但遠遠沒有二柱子的大,至於栓魚那就更別提了,桂蘭覺得他的還沒有她爹的雞巴大,二柱子的這傢夥,跟個小種馬的雞巴似的那麼大。

"柱...... 柱子哥,我...... 我愿意给你生儿子,说着她的小手抓起柱子的套弄了几下,就放进了嘴里。 但是鸡巴太大,嘴太小,桂兰只能含进一个鸡蛋般的大。

二柱子抓着桂兰的头发,让她舔了十来分钟的之后,觉得差不多了,示意她像母狗那样趴在草地上。 没等桂兰趴好,二柱子的对准那湿漉漉的,泛着亮光的就插了进去,一插到底,毫不怜惜。 桂兰嗷的一声大叫,一下就完全的倒了下去,鸡巴也滑了出来,"疼...... 疼...... 死了......"随后竟然流出了眼泪。

鸡巴插入的一瞬,二柱子也觉得无比的她的阴道非常的紧,就像一列大卡车,愣钻一个小山洞一样,结果卡车卡在了山洞里。

低头看着大上有丝丝的血迹,二柱子也有些疑惑,你她妈的怎么? 还是处女? 我当然不是处女了,只是栓鱼的鸡巴比较短小,我阴道的深处从来还没被开垦过,你的,冒然的插到底部的那块处女地,哎呦 . . . . . . 哎呦 . . . . . . 二柱子其实只是恨她让自己没法生儿子,打心里也想杀了她,只是想好好的报复她一下,看桂兰那样子不由得有些心软,让她躺在地上,自己跪在她两腿之间,把大鸡吧缓缓的推了进去,然后慢慢的抽出来,这样插了几次之后,桂兰适应了大鸡吧的,不再喊疼,而是发出了呻吟声,摆动着灵蛇一样的小腰,配合着大鸡吧。 两个白能的大小白兔一样的挑动,这样的女人和小玲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女人,一个风骚一个生猛。 二柱子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刺激,像在一个陌生而温暖涌动的港湾里游泳一样,舒畅、惬意,浑身的毛口都张了开来。

很快桂兰就就高潮了,她觉得阴道从来没有如此的充实过,火热、刺激。

桂兰高潮了3次之后,柱子加快节奏,除了能听见鼻孔里急促的呼吸之外,柱子仿佛感到自己是在云里雾里翻滚一样,刺激的再也把持不住,浓热的精子滚滚而出。

此时的桂兰早已成了一堆烂泥,只能看到雪白的乳房随着心脏的跳动在微微颤抖,看着她的莹润白嫩的身子,柱子感慨,"这天天不干活,保养水灵的女人日着就是爽。 "二柱子给桂兰穿好衣服,他就走了。

天都黑了桂兰才背着竹筐回村里,她的竹筐里没有草,并且走路蹒跚,据说是割草的时候被蛇咬了一下。

从此以后,桂兰经常背着竹筐上山,只是割不到草,每次都是空着筐回来。 二柱子也经常上山砍柴。

一年后,桂兰生了个儿子,据说这个儿子一出生,小鸡鸡就很大,而且是翘着的
我的小姨子刚结婚丈夫就去世了,因此长期住在我家,由于工作关系,经常白天在家。 一次我出差回来没有上班就在家上网,我以为家里没人就在浏览成人网站。

"好哇! 你在看黄色网站! "突然我的小姨子闯了进来,原来她在午睡,起来上厕所。

"你... 我 . . . 我一时无语,看见我的小姨子穿了一件肉色丝质吊带睡裙,且没有穿胸罩,两颗清晰可见,早已蠢蠢欲动的小弟腾地勃起我没有 . . .

"还说没有? 你看你... 丑不丑? "她竟然指了指我的小弟。

我早就垂涎于她的美色和惹火身材了,我一把将她拉入怀里"小丫头,不害羞,看我怎么教训你! "摸着丝质吊带睡裙,更加激起了我的欲望,我坚硬的弟弟顶着她肥大圆润的屁股,一只胳膊紧紧地按压着她硕大而富有弹性的乳房。

"我怎么不害羞啦?" 她在我怀里象征地挣扎着。 屁股说不清楚是挣扎着离开我的小弟弟还是用力顶了顶。

"你看你,内衣也不穿... 勾引姐夫我? ”

"瞎说! 我怎么没穿? "我知道她没穿胸罩,但穿了丁字裤,但我故意抚摩着她她肥大圆润的屁股说:"哪里穿了呀? ,怎么摸不到呀? ..."我在她耳边似吻非吻地呵气,弄的我的小姨子已经方寸大乱。 我将她推倒到床上说:"我看看你究竟穿了没有? ”

当我撩开她的睡衣时,果然是件t字性感内裤,看得我双眼发直。 白色透明的细细的一条内裤紧陷在雪白股沟中,形成美丽的景象,窄布遮不住整个,左边阴唇露出一些,两旁尽是包掩不住的,宣示着主人的性感,我的小姨子臀部高耸地趴在床上,极具挑逗的亵衣,使我不能自持,我趴在我的小姨子背上,用坚硬的弟弟顶着亵衣包裹的肥硕的,一只手从揉捏着丝绒一般光滑细软的肌肤,一只手从下面握住了她高耸的。 她尖叫一声,并用在我的弟弟上摩擦,不要 . . . 不要... 姐夫..."她娇滴滴地声音反而促使我更加大力的揉捏抚弄。

我用掌心托在她乳房的下方,十指向上扣住乳峰尖端,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正好夹住她逐渐坚挺的。 一会儿按下去,一会儿抓住扯起来,一会儿左右抖动,一会儿揉面团一样揉搓。

最后更是用指间夹住她的,微微挑搓起来。 我的小姨子面色也越来越红,而且身子也不再扭摆得这么厉害,只是被我刺激得一跳一跳的。 她的口中不再叫唤,转而吐露出嚶咛的细细娇喘,身子软化下来。

"姐夫... 我... 痒... 受不了..."她随着我的搓弄,浑身酥软下来。

"哪里痒... 我的小姨子? "我将手移到她的下体,想脱下了的蕾丝内裤"不要! ”

她轻声抗议。 伸出一只手去保护她丰满肥硕的,突然一把抓住我火烧般勃起的巨大,好大、好硬啊! "她居然把我的狼牙棒捏了一下,我顺势握住她白嫩小巧的手,不让她脱离我的弟弟,她乖巧地套弄起来,把我的狼牙棒搞得更为膨胀,简直就像要胀裂开来一样。

我则将她的裙子挽到其腰间,露出雪白股腿,小心将狼牙棒尖端对准她柔软的花园密部。

"不要!" 她摇晃着脑袋。

我缓慢而坚定地将狼牙棒向上顶去。

"嗯,你】】╰)你★╰,她虽然浑身酥软无力,此刻仍然拼命向上躲避。

我巨大的隔着薄薄的蕾丝内裤,挤开她细细的唇瓣,开始刮擦着她多汁的甬道肉壁,逐渐深入。 她完全无力了,失去了躲避的能力,那种填塞的刺激让她颤抖。 她浑身哆嗦,连着内部都哆嗦起来。 逐渐将她的内部控制住。

"嘻嘻,你看,内裤都弄湿了呢。"

"没有。" 她随着我的搓弄,喘息着、下体颤抖着。 我伸手将她的扣在手指间,揉捏起来。

"啊! 不要湿╰"剧烈的刺激让她浑身都震颤起来。 "姐夫,你不要弄】湿啊! 啊~我受不了的】啊】啊! ”

我的小姨子浑身都在发颤,情难自禁的扭动娇躯,一股一股的蔓延流淌。

她猛地啜泣起来,身子软软瘫倒在床上,一动也不敢动。 我将她翻过来,"不...... 不要...... 嗯...... 啊...... 不要......"她的声音愈来愈细,可是,我却吻住她她的嘴唇。 她紧闭着双唇抗拒,我则不断的用舌头企图把它顶开,随着我手指的捻动,她下面的已经汩汩的流了出来,双唇也放松,我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。

"嗯...... 嗯...... 嗯...... 滋...... 滋...... 嗯......"

她放弃抵抗了,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,甚至不自主的吸吮我伸过去的舌头。 我狂烈的吻着她,一手搓着她的乳房,一手外拨弄她的小妹妹。 我一直吻到她开始扭动起来,双腿绞来绞去,使劲的夹着的手,仿佛不让我的手深入,又似乎在催促我进去,而一直不断的流出来,湿了。 她将耻骨前端,顶在我的小腹下部,用力研磨,而且耻骨联合处不断小范围高强度扭摆着,虽然幅度不大,但是获得的快感却非常强烈,小姨子已经放弃了抵抗开始在享受。

"啊~~~ 姐夫~~~ 啊~~~ 姐夫~~~ 啊~~~ "小姨子放松身子把腿张开,示意我褪下那条状物。

不要再动了,不的时间里】要的时间里,她口里拒绝着,但下体却在我巨大的上磨裟着,我用在露出她的洞口搅动,啊的时间里)、啊 ~ 赢了子样子)、在代价】在左边听听】我受不了样子啊啊】】快进╰╰啊! "我突然拉着她猛力向下一扯,同时下体向上猛烈一顶。 她啊的一声惨叫,同时身子跳起来,但是因为我雄壮带钩的狼牙棒还从内部控制着她,所以刚刚弹起来的身子又重重地落回来。 我随之向上一顶,很巧妙很畅快地顶到她的花心正中。 她又是啊的叫起来,身子也有了融化般柔软下来的感觉,我感觉她的浑身都柔软无骨般依附在我身上。

  她的甬道是這麼的緊湊,以至於我都感受得到不同尋常的肌肉收縮壓迫。

  看著她小心翼翼地上下調整身體,閉著雙眼滿臉迷醉的小模樣,我忽然猛力向上一頂。一頂就就完全貫穿頂到花心!一頂就擊潰了她的控制!

  一頂就將她擊倒!

  我從下往上,發起了連串的攻擊,令她再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!

  她乾脆牢牢抱扣住我的脖子,放鬆了下體,任由我狼牙棒對她肉蒲花園無情摧殘。她除了掛在我身上放聲淫叫喘息以外,再也不能做反抗了。她的蜜穴甬道緊湊狹小,受到一種恍若撕裂的快感,讓她軟化下來,猶如肉糜一般癱軟。淫叫聲低緩下來,取而代之的是嚶嚀的喘息聲,完全抗拒不了猶如潮水滾湧而來的快感。

  她的身子在微微顫抖,很明顯我一番狂猛的衝刺促使她達到了高潮。她已然無力抗拒我的擺布,只能喘息著癡迷地注視著我,腰肢微微顫抖,顯然剛才高潮的餘韻仍然存留。我的狼牙棒又一次擠開她窄小的蜜唇,深深地夯了進去。她渾身一震,腰肢向前面一挺,臀部向後一縮。

  “啊!好刺激,你真的太強大了,我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啊啊啊!”

  我的連番重鎚夯擊讓她再次難以自如說話,只能淫聲叫喚來抒發心中痕癢快感。我一邊衝刺,一雙手掌箕張,扣在她柔軟雙峰上。她搖晃起了腰肢,帶動我不由自主開始猛烈衝刺起來。非常強烈得吮吸和夾緊從她的甬道中傳過來,我雙手扶在她臀部上,連環撞擊,開始我的招牌動作:每秒抽插頻率高達4 -6 次的抽插。而且每次插入攻擊的角度都有細微的不同,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或旋轉過抖動或攪拌。如此這般,她再次被我搞得瘋狂起來,雙手無力的揮舞,似乎己經完全失去了控制。

  我故意抽出狼牙棒,只用巨大的龜頭在她的陰道口微微地有點插入的樣子,她不由自主的收縮著恥骨、臀部的肌肉,並發力向上翹起臀部希望我能真正插入。

  “你┅┅你┅┅到底┅┅啊啊啊啊!”

  “你在折磨我呀!我受不了┅┅快點插┅插深點┅┅求你┅”“你┅┅你┅┅到底┅┅啊啊啊啊!”

  她還沒有說完一句話,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狠狠紮進了她洪水泛濫的肉蒲花園。潤滑的雨露令我抽插的動作伴隨著“撲哧撲哧撲哧”的聲音,給這單調的動作增添了異樣情趣。連環快速的攻擊讓她陷入狂亂狀態,搖晃著腦袋,發瘋地扭動起腰肢,前後左右地晃動著,希望能從各個角度給她帶來更爽的刺激。她力量很大,狂野的搖啊搖。而且甬道中傳來劇烈收縮,她的收縮很特別,先是在內部收縮一下,然後又在蜜穴唇瓣內側收縮一下。而我的抽插正好配上她的收縮,每次都被她箍在了龜頭冠狀溝附近,被夾緊的感覺快美難言。“哦┅哦┅┅來了,要死了,你!啊啊啊!要死了,死人!嗯┅┅要來了,要來了,┅┅”她浪叫著直起了身子,更加用力的收縮著內部。我的狼牙棒插入她整個緊湊的甬道,加倍地撐開,更深地貫穿。她無法忍受那種過於猛烈的撐開,搖晃著小小腦袋,長發在腦後飛舞起來,一連串無法遏制的嬌吟從口中冒出。

  “好大,好粗┅嗯┅┅嗯┅好硬、好熱┅┅嗯┅┅嗯┅好漲┅受不了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好強狀啊!”張開嘴慘叫,但是被我巨大狼牙棒的夯擊打得氣流不暢,聲音一下子嘶啞了。

  “喔 ~~~喔~~~ 喔~~~ 喔~~~ ”小姨子不停扭動著屁股,“真舒服~~~ 喔喔~~~ 喔喔~~~ ”

  小姨子高潮來了,淫穴緊緊的夾著雞巴。

  “小姨子~~~ 我要~~~ 我要射了~~~ 喔~~~ 喔~~~ 喔~~~ ”

  本想插多數下便拉出雞巴射精,但小艷輕輕用手抱著我的腰嬌吟的說。 “啊~~~ 姐夫~~~ 別離開…射裡面~~~ 喔~~~ 我要姐夫~~~ 射入裡面~~~ 喔~~~ 喔~~~”

  我聽到小姨子這樣說,我更加興奮,加快插多數下,於咆哮著將滾燙岩漿噴射入她的淫穴。

  良久,她才從巨大的快感中回過神來“我是不是太敏感了?”“我剛才完全酥掉了,你太強了,我從來沒有碰到這麼猛烈的攻擊,你的下體會轉彎,老是追著我的快感地帶打擊。”

  “你的小穴真緊啊!”“你的身材真好!”兩手不規矩的分別在小姨子的乳房和陰戶摸來摸去“是嗎?姐夫喜歡嗎?”小姨子乾脆扯下了弔帶說“我的胸夠大嗎?

  聽到小姨子這麼說,我就親了她的乳房一下。”你把我咪咪頭弄起來了…你真厲害,真雄偉啊,這個寶貝!好粗、好大呀!“說著用手輕輕撫摩著我的肉棒,肉棒在它可愛的又白又嫩的小手的刺激下,慢慢又硬了起來。

  我將她的陰蒂扣在手指間,揉捏起來。小姨子又慢慢的呻吟起來”你又流了水!又想了吧?“我把濕漉漉手掌送到她眼前。”又流水了,真騷啊!“她雙手握成拳敲打著我的胸膛:”你作死啊,啊?!…才沒有┅┅人家癢嘛!,我已經兩年沒做了嘛┅┅“她用雙手捧住我的肉棒,然後用舌頭仔細地舔弄。用雙唇夾住我的龜頭,用舌尖頂在馬眼處鑽研。我感覺一種被倒灌的刺激從馬眼處傳來。嘩!想不到這靦腆羞澀的小妞居然還有這麼一招,隨著她香舌清顫,在我那細密的內部微微蠕動著,非常刺激,非常敏感。

  ”爽┅┅你的嘴巴真是太性感了┅┅啊┅┅爽┅┅舒服┅┅太舒服了┅┅真…舒服┅┅爽死┅┅了“我半躺露出擎天一柱。我伸手過去”啊!不要┅┅“我把手伸到交合的地方掏了一把,滿手都是淫水。

  她眼神閃爍著躲避,”人家兩年沒做了嘛!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啊啊┅┅癢…人家又要了┅啊啊啊啊!“”劇烈的刺激讓她渾身都震顫起來。“啊!姐夫┅我要┅又要┅”說著又坐到我的大腿上。

  “不要動,我來┅”她晃動屁股,找準地方,猛然往下一坐,就迫不及待地搖擺起來“啊┅啊┅啊┅真舒服!”她突然覺得有些放蕩,嬌羞無限地捂住臉,但是身子卻失去控制地扭擺起來,交合部位發出地糜爛聲音,身體內部潮水般湧流的快感,讓她難以矜持起來。她剋制著“恩恩”叫喚。

  “喔~~~ 姐夫~~~ 你好厲害喔~~~~”

  我感受到她體內一潮一潮湧流出來的淫液,隨著淫液猶如潮水般出來,她甬道內部也在猛烈收縮,猶如長蛇蜿蜒一般從內部不停的收縮到蜜穴開口,緊緊箍住我的肉棒。“放開點,小姨子!你想叫就叫吧,姐夫喜歡聽你叫喚”

  她在我的胯上連續套弄了數百下。“嗯,嗯,我覺得好敏感好敏感,好酸軟酸軟,真的太刺激了,嗯,嗯,嗯,啊,啊,姐夫,你來┅┅日┅┅我┅┅好不好?”

  她渾身震顫著,呻吟已經變成了嬌美的啜泣,翻下身來躺在床上,露出肉蒲花園,翹起蘭花指撫摸著自己的飽滿猶如饅頭的陰埠。如此迷人淫蕩的場面,怎能不讓我激動萬分。

  我側躺下來,拉著她的小手去握我的小弟弟。她輕輕的叫了一聲,“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癢……癢…”她舒服的忍不住發出呻吟,並開始套弄我的小弟弟。

  “好姐夫,你快點上啊…!…恩…恩…啊……癢……好癢……好……受不了……”她撒嬌地叫起床來。她的花蕊已充分展開,肌肉也已放鬆,淫水充滿了陰埠,可以展開激烈攻勢了!於是我扶好她我的臀部,開始用力抽插。再次失去理智的淫叫起來,她在模糊中喊到:“用力┅┅你┅┅要┅┅出來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啊啊┅┅”。她的後面甬道似乎比起小桃的來還要緊湊,但是同樣被我無敵狼牙棒開墾得路路暢通。我將狼牙棒從她體內退出,但是稍微轉了一個角度,突然蛇深地插入她緊緊收縮的花芯,她發出意識模糊的叫聲,隨著有節奏向後頂……紅嫩的陰唇嫩肉隨著的抽幹快速的翻進翻出,每次將陽具抽出時,就又有一大堆淫水流出。把兩人結合之處弄得到處黏糊糊的。

  雪白的大乳房也隨著激烈的活塞運動不停的抖動。

  “啊……啊啊……用力啊……插……插……快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用力……插死我……插!”“啊……好酸……好癢……又好麻……受不了……插死我……插爛我的騷穴!”“喔!好爽啊!很久沒有這麼舒服過了。”“啊~~~ 入哂啦~~~ 入哂啦~~~ 姐夫~~~ 啊~~~ 你弄到人家~~~ 下面很癢喔~~~ 快點動~~~ 快乾我~~~ 喔~~~ 喔~~~ 喔~~~ ”小姨子不停扭動著屁股,不段說出這種淫蕩的挑逗話,使我覺得非常興奮,“喔~~~ 姐夫~~~ 喔~~~ 不要停~~~ 不要停~~~ 喔~~~ 頂到~~~ 頂到子宮了啊~~~ 喔~~~ 我要~~~ 我要泄了~~~ 喔喔~~~喔喔~~~ ”我粗魯的抓住那對不停搖晃的碩大乳房,更激烈的頂上去……終於我無力了,整個人快要趴到床上,“姐夫…”她示意我翻過來,自己卻跨坐在我身上,拿起那根青筋怒張的大雞巴,緩緩的沈坐下去……,“好深呀……好漲、好爽……刺到子宮口了……天啊,還有半截沒進呢……好硬、好粗……好舒服呀……”由於淫水過多,又有些空氣跑進陰戶,一時之間,隨著她雪白大屁股的起落,響起了噗唧噗唧的水聲,我越搖越起勁、越推越猛、越來越進入!激烈的抽插結果令她芳雪白的身體染成一片粉紅色,我們倆人的汗水混合在一起。她已經陶醉並沈溺在這淫海裏,完全沒注意到我的已經插入進了盡頭,並還在她陰道裡邊鑽動扭轉著。她瘋狂的猛搖晃著身軀,由其是她那蛇一般的細腰,更加的扭個不停,嘴裡大聲哀喊叫著:“姐夫,好舒服……好象插到底了呢……”

  “天啊……好美呀……我要射了……”

  “我也要泄了……”

  “我們一起泄吧!”小姨子由於長期沒有做愛,猛烈的刺激竟然使她射起了陰精。

  片刻之後,我們兩人抱在一起,我吻那對香噴噴又汗濕不已的大乳房,她用力頂住我不肉棒讓出來……小姨子感到我的陰莖還硬硬的插在她的陰道中,她用手抱住我的脖子,用她俏麗的臉龐摩擦著我的臉讚歎的說:“你真厲害,等我歇息我還要…”

  小姨子用手捏了捏我的陰莖的根部調皮地說道:“起來,英雄!起來…”我抱著小姨子兩條豐滿白皙的大腿,瘋狂的抽插著小姨子的小浪穴,房間裏又響起了“撲哧~~撲哧~~”的入穴聲。小姨子也淫蕩的向上迎接著我陰莖的插入,並媚眼如絲的盯著我。看著小姨子美麗淫蕩的容顏,我激動得快要爆炸,我把小姨子的雙腿壓在她的胸膛上,趴在小姨子身上,飛快的聳動著我的屁股,陰莖猶如飛梭般的插著小姨子的小穴,每次都頂在小姨子的花心上,小姨子真是個多水的女人,隨著我陰莖的抽插,淫水被陰莖象擠牛奶般的擠了出來,沿著小姨子的屁股溝流在沙發上,這樣大約抽查了一百多下,我的龜頭一陣陣發麻,不由得加快了插入的速度,小姨子知道我快要射精了,突然停止抖著她的臀部說:“我要讓你更爽!我要你從後面幹我……這樣更深…”小姨子翻過來趴在床上。

"快干我,用力的... 干我!!! 干死我 ~~~ ,啊, ~~~~ ,喔,干死我吧我发狂的猛抽。 小姨子的阴唇随着的进进出出,也翻进翻出的做着重复的变形运动。 终于我的一阵跳动,大量得的急射而出,滚烫的浓精烫得小姨子啊 ~~ 啊 ~~ 乱叫,射精后的我无力的趴在小姨子丰满的肉体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起。 小姨子爱怜的用手摸去我额头上的汗水,然后座起身,我软下来的随着小姨子的滑了出来。 我低下头,看着小姨子发红的阴唇,她阴唇上占满的,在灯光下闪闪发光,小姨子的阴道口还没有完全的关闭,能看见我乳白色的正从小姨子哪个红色的小洞中流出来。 小姨子抬头打了我屁股一下说:"还没看够吗? 色狼"。 我又抱着小姨子亲起来,小姨子的舌头又软又湿,亲起来感觉好极了。


Advertisement